汽配云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赵建国数字化对汽车行业而言是刚需

12月4日报道(文/吕鑫燚)

12月4日,在逆势生长-NFS2020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之“供应链数智之路”专场上,由信天创投管理合伙人蒋宇捷的圆桌论坛中,汽配云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赵建国、硬蛋创新CTO黄伟、箱信CEO俞萧、辅布司创始人高勇,招商局创投董事总经理甘自辛围绕《数字化供应链产业升级新动能》主题展开讨论。

黄酒是世界三大酿造酒之一,“绍兴黄酒酿制技艺”是中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冬酿、春榨”是该技艺的重要组成。在“中国黄酒之都”绍兴市,酒厂、作坊以及个体家庭每年立冬就开始酿造一坛坛黄酒,来年立春前后再进行春榨。

提到行业变化,赵建国提出,目前有机会在一个数字的世界里面,可以用在线方式,重新对供应链进行资源配置优化,从而造成供应链新的效率提升,新的利益机制分配机会出现,这是在我们这个行业出现很大的变化。

所谓春榨,就是立春时节把酒坛从室外搬至室内,将已经发酵成熟的醪液首先进行酒和醪的分离,即压榨,再将过滤后的清酒进行澄清、二次过滤、杀菌,最后对酒坛清洗杀菌,将清酒灌坛。

赵建国表示,自己从业车后市场,共经历了供应链的三种发展方式,分别为物流+大批发模式、连锁模式、数字化赋能模式。

(从左到右顺序:信天创投管理合伙人蒋宇捷、汽配云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赵建国、硬蛋创新CTO黄伟、箱信CEO俞萧、辅布司创始人高勇,招商局创投董事总经理甘自辛)

对于供应链领域的企业来说,赵建国指出,企业在不同的阶段拥有不同的能力,也拥有不同的资源,配合在一起,主力挣钱的方式是不同的。

酒厂工人忙春榨。绍兴黄酒集团供图

东浦惠酿良酒作坊工作人员准备两天后开启春榨。“往年一般是3月中旬,但今年气温较高,所以榨酒要提前了。”该作坊老板儿子吴兴刚说,疫情对小酒坊的春榨工序没大影响,影响主要在于游客量少了,一些自家酿制的酒产品基本还积压在店里。(完)

逆势生长-NFS2020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于12月2日-4日在北京柏悦酒店召开,由猎云网主办,锐视角、猎云资本、猎云财经、企业管家协办。本届峰会以“逆势生长”为主题,开设了主论坛和九大专场,覆盖母基金、新基建、电商、医疗、供应链等领域,近两百名行业专家、投资人和创业者们深入探讨各产业经营之道,以及行业变革中酝酿的创业与投资机遇。

争分夺秒之间,一坛坛黄酒渐渐迎来“新春”。然而,反观这些因疫情“错失”的时间,今年绍兴黄酒质量是否会受影响?

“我认为不会有太大影响。”中国国家级黄酒品酒委员、浙江省酿酒大师钱斌接受采访表示,传统黄酒酿制受季节、天气、温湿度等诸多因素影响,虽然今年的春榨因疫情之下的人手紧缺,让部分酒厂有些措手不及,但是当下的复产过程中,一些酒厂充分调动各方人手,加快传统手工黄酒的春榨进程,夺回了部分损失时间。

而在绍兴市柯桥区的绍兴咸亨酒业有限公司车间内,一位位工人同样在忙碌春榨。该公司董事长张尚明告诉记者,绍兴黄酒酿制有严格的季节性,他们年前共酿造了8000吨手工黄酒,必须在这个阶段完成春榨,“若不及时压榨,气温一高就会酸败,损失比较大。”

东浦一家酿酒作坊。谢云飞 摄

与往年春榨稍有不同,今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绍兴各地企业复工时间普遍推迟。“我们酒厂推迟了13天,一复工便马上投入春榨。”王志新起初很担心因为时间延迟、人手不够以及气温影响而延误春榨,“大家就像在与时间赛跑,一起加班加点,我手机显示运动步数一天多则2万多步。”

“目前酒厂工人已基本到位。”张尚明也表示,春榨正在有序进行,对黄酒品质不会有影响。

除了酒厂等大型酿酒点,在绍兴,亦有诸多酿酒作坊。绍兴东浦具有悠久的酿造黄酒历史,时下,当地小作坊、个体家庭正在准备或已经结束春榨。

他建言,一定不能做传统,如果没有创新,很难跟别人有差异化,有了创新,还不违背商业本质。用创新创造真正价值,获得市场认可,再拿到自己的收益部分,且让收入财报达到符合上市的要求,这才有义意。

为防控疫情,该公司安排专人负责对厂区各角落进行每日消毒,同时对入厂工人进行体温监测,要求每个人必须戴口罩上岗。

钱斌还提到,在传统手工黄酒酿制过程中,有时难免受到外界各种气候因素干扰,比如面对今年气温偏高的特殊形势,一些酒厂也会采取应对措施,保证产品质量。

“每天早上5点半到酒厂,首先进行消毒、测温等防疫工作。”沈永和酒厂首席技工王志新负责把控黄酒质量,从室外的搬运到室内的各种工序,都有他监督检查的身影,“每一个步骤都事关黄酒品质,疫情当下需更加谨慎。”

他认为疫情带来了更多的机会,让全球重新认识中国以及中国供应链制造的机会。当前,中国的供应链在全球的能力越来越被认可,政府在各个层面相比也更开放,更愿意给外部提供更好的经商环境。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