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一线34天一个人的加油站

中新网3月6日电 2月27日,加油员于俊杰从8公里外的马良镇朱家湾村回到了马良加油站。站经理靳波迎了出来,他的第一句话是:“快来消消毒吧。”

此前的34天,靳波是站经理,是加油员,也是收银员,他一个人支撑起保康县唯一的中国石油加油站。

2月2日11时许,靳波正在用消毒液对加油枪、收银台等进行消毒时,一辆120救护车驶入了加油站。看到车里坐着的医护人员“全副武装”,车内担架上还躺着一名患者,他一边为救护车加油,一边在想这是谁家出事了。后来才知道,原来是距离他们站20公里的旦江村发现一例确诊病例。

周边的熟人劝他,没多少车加油,关了算了。他却说:“这大深山里,万一没油了,车去哪里加油呀。”

防控期间,马良加油站按要求间歇营业,主要为一些运输物资车辆或者应急车辆加油,但靳波每天都会延长营业时间到深夜,确保来这里的所有车辆都能加油。“马上就要农忙了,拖拉机忙着耕地,半夜里、凌晨一两点钟来加油的也有。”

“儿子,爸爸工作的加油站虽然叫‘马良’,但是可没有神笔呀。你要好好学习,长大后用知识打败病魔。”

加油站不关门,可以,但得解决吃的问题。年前采购的肉、菜快吃完了,幸好靳波已在加油站旁边开辟出了一块菜地,种了青菜、萝卜等七八种蔬菜。“这里买菜很不方便,疫情发生后更是艰难。有了这块菜地,蔬菜基本上不用买了,还吃不完。有时候也送一些给来加油的司机。”

“华塘镇华塘村一周姓村民有在自家后院宰杀野猪的行为。”接到民众的这一线报后,北湖森林公安迅速组织警力上门进行突击查证,发现该村民家后院有大量疑似野猪毛发及屠宰工具。经民警进一步搜查,在周某军的房屋内找到猎捕夹、钢丝套索等非法狩猎工具200余件(其中一部分有使用痕迹),电子追踪定位器30余个,以及大批制作捕猎工具的钢丝、塑料管、细绳、空心弹簧等配件材料。

办案民警将嫌疑人周某军带回调查后,周某军交待了其长期自制、贩卖猎捕夹、电子追踪定位器等狩猎工具和进行非法狩猎活动的犯罪事实。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中。(完)

前几年,儿子老问他:“为什么同学放假都去旅游了,我们却要待在这里?”“油站现在走不开,有机会就带你出去看看。”每次,他都会这样回答。这个承诺说了一遍又一遍,却始终没能兑现。靳波一提到这个事,就眼含泪水。

马良加油站位于海拔700多米的高山上,气候恶劣,是湖北销售襄阳分公司最偏远的加油站。加油站坐落在马良张家岭村241国道旁,距离马良镇中心9公里,距离保康县城60公里。站里只有3名员工——靳波和妻子王高红,以及于俊杰。1月23日,保康县城与朱家湾都封闭后,为保障运输车辆和救援车辆用油,靳波决定让王高红留在县城、于俊杰留在朱家湾村家里,自己一个人守在加油站。

“等疫情结束,忙完这段时间,就请几天假,带孩子去趟三亚,泡泡温泉,弥补下遗憾。”这一次,靳波和妻子已经商量好了。

一日三餐的蔬菜解决了,还得有口罩这些防疫物资。这可是防控疫情的“武器”。封城当日,王高红跑遍了整个县城都没买到口罩。关键时刻,片区经理通过运输蔬菜的车给他送过来80只口罩和60副手套。物资刚到,保康县城道路就实行了管制,马良镇也封闭道路,村里也严禁人员外出。

过年守在加油站,靳波说对家人亏欠很多。正月十五,儿子发来视频:“爸爸,把神笔借我用一下,我要用它画出一瓶瓶神药送到医院,病人治好了,道路通畅了,你就可以回家了。”

这几天,春耕开始了,车辆也陆续多起来了,往年这个时候日销量可以达到3吨甚至4吨多。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