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龙江“新职业”独龙人“新力量”

(新春见闻)独龙江“新职业”,独龙人“新力量”

中新社云南怒江1月16日电 题:独龙江“新职业”,独龙人“新力量”

换在几年前,独龙族村民王战荣和白忠平根本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当上老板。那时,全乡连小卖部都不常见。如今,他们却成了峡谷内众多农家乐、民宿老板中的两个。

白忠平除了开农家乐,还在自家的安居房做起民宿。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旺季,他正在抓紧时间加盖房屋。按计划,新盖的13栋住房将全部复原成独龙族特有的木楞房。

27岁的王玉琴就是独龙江乡巴坡村的一名女护林员。每个月,她都会和村小组的11名护林员巡山两次,监测珍稀动植物,检查乱砍滥伐、非法狩猎等。

“交通条件好了,来独龙江的游客也越来越多。他们需要有吃住的地方,我和妻子就在家里开起了农家乐。”王战荣告诉记者,开业才3个多月,他就挣了一万多元人民币。

2020年11月,扶沟县人民法院对潘某英作出了判决。法院认为,潘某英身为农信联社工作人员,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构成职务侵占罪,判处潘某英有期徒刑1年9个月,并责令退赔联社损失。

尽管这件事情是潘某英私人向胡某借款,但最终“买单”的却是扶沟县农信联社。本质上,此事是潘某英侵占了联社的财产。

随着大雪封山、与世隔绝的日子走远,越来越多的独龙族人拥抱“新生活”,也有了“新职业”。在这些“新的一面”中,记者也看到新力量。

潘某英自1983开始就在扶沟农信联社工作,曾任该联社文化东路分理处负责人。在任负责人期间,其以单位投资项目用款高息回报为由,分别于2014年2月、2014年10月、2016年3月三次向胡某借款27万元。潘某英在向胡某出具的借条中,加盖其保管的单位业务印章。

“接待游客多了就发现,相比安居房,他们更喜欢我们的老房子。于是,我专门从银行贷了40万的扶贫贷款,打造新的民宿房。”白忠平得意地说,他连“酒店大堂”都设计了独龙族每家每户都有的火塘,“就是希望给游客更独特的体验”。

借款到期后,胡某向潘某英催要,但潘某英拒不归还。由于加盖了扶沟县农信联社印章,胡某随即向扶沟县人民法院起诉,经两审终审,判决认定扶沟县农信联社返还胡某本息合计38.3万元。

事实上,除了农家乐、民宿老板,守在独龙江畔的独龙人还有了旅游向导、电商、木雕工人、护林员、河道管理员等更多“新身份”。

“以前基本谈不上有收入,现在护林每个月能有800元的工资。”王玉琴说,“从小在独龙江长大,能守护这里的青山绿水觉得特别幸福、有价值。”

独龙族是中国人口最少的民族之一,世代繁衍生息在云南西北部的独龙江流域,雪峰阻隔使他们长期处于原始落后状态。近年来,随着整族帮扶等政策的推进,和打通高黎贡山东西两侧隧道的贯通,独龙族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并率先实现整族脱贫。

近日,时隔5年再进独龙江,记者感受到明显的变化:柏油路、4G信号已延伸至独龙江的最深处,即便是最边远的迪政当村,超市、电子商务服务点也应有尽有……不过,变化最大的还属生活在这里的人。

这些外界习以为常的事,其实代表着独龙人前进的一大步。新中国成立前,他们尚无任何商品意识。如今,为了在村里众多民宿中脱颖而出,像白忠平这样的致富能手花了不少心思琢磨游客的喜好。

扶沟县联社归还了欠款后,向公安机关报案。2017年12月,潘某英被扶沟县公安局上网追逃,直到2020年7月,才被兰考县民警抓获。

值得一提的是,潘某英在2015年3月已经退休,但是她最后一次盖章借款发生在2016年3月。也就是说,在退休一年之后,潘某英仍然可以掌控扶沟县农信联社文化东路分理处的业务印章。

资料显示,独龙江乡的森林覆盖率高达93%。为守护这片青山绿水,全乡共有313名村民加入到护林员的队伍中。(完)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