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总在蹉跎拖延症的心理学起因

“我爱最后期限”,英国作家道格拉斯•亚当斯曾这样写道。“我爱它们流逝时发出的嗖嗖声。”

换句话说,你可以非常擅长某件事,不管是烹饪美味佳肴还是编写故事,但如果你缺少完成任务的动机或重要感,它就很有可能被推延。

对于抗疫工作繁重的医院,CT机数量不足将难以周转,不仅会延误病例诊疗时机,且大量病患拥挤在CT室外等待较长时间也容易交叉感染。然而,CT机这类大型医疗设备较为昂贵,给很多中小型医院带来不小的资金压力。

人们给事物估值的方式并不完全是理性的。举例来说,一张一美元美钞在一周之前和今天的价值是完全一样的,但它的主观价值,大致上即是挣到1美金感觉有多好,是取决于和它票面价值无关的其他因素,比如我们是在什么时候得到它的。

从心理学的角度讲,就是当做别的事情的价值超过即刻就工作的价值时发生的情况。

对于新冠病毒的检测,CT机作用不可忽视。国家卫健委最新发布的第五版诊疗方案规定,将CT影像结果作为临床诊断病例的诊断标准(只限于湖北省内)。

完成一项计划会因为它的完成发生在未来而被贬损价值,实施计划也会因为工作需要付出努力这个简单的事实而失去吸引力。

把计划联系到更即时的价值来源上,比如人生目标或核心价值,就能够填补引起拖延症的主观价值亏空。

同时指定江西省、市、县三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医疗救治定点医院,做好防护设备,教治药械,消杀用品等物资储备工作,畅通绿色通道,积极调动力量就地医治。

提升完成目标的价值有一种方式,就是让终点线看上去更近。比如说,去鲜活地想象在未来发生的奖赏会减少延迟折扣。

我们都有过这样的经验,想要把一个计划完成却推延到更晚的时候再做。有时候我们耽搁事情只是因为我们对计划不够在乎,但另一些时候我们是非常在乎的,却以仍然干着别的事告终。我也是其中一个,当有一堆论文等着我评分时,我却最终去打扫了屋子,哪怕知道我必须去给它们打分。

这里“胃口”的出处可能有点不好找。但你可以主张说,如同我们对于食物的胃口,它是和我们的日常生活、我们的文化以及我们是谁的感觉紧密纠缠在一起的。

这些问题对于我在目标追求方面的研究是居于核心的,该研究能为我们为什么拖延以及如何克服这种脾性提供一些神经学方面的线索。

驱动的,心理学家称其为某件事的“主观价值”。而拖延症

正因为这个原因,作家罗伯特·汉克斯才会在一篇给《伦敦书评》的文章中把拖延症描述为“一种倒胃口”。

专家提醒,目前冬春季呼吸道传染病高发,居家和公共场所要保持室内空气流通。公众要勤洗手,注意个人卫生,前往人流密集场所注意佩戴口罩。如有发热、呼吸道感染症状,要及时到医疗机构发热门诊就诊。(完)

那么,一个人要如何增加一个计划的主观价值呢?有个强力的方法(我和我的研究生写过具体的),就是把这个计划和你的自我认知联系起来。我们的假设是,被看成和一个人的自我认知同样重要的计划能为那个人保留住更多的主观价值。

这就引出了这个有意思的预测:对工作困难度的预期越高,人就越会拖延。那是因为一项任务需要花的功夫越多,那么把同样多的功夫拿去做别的事获得的收益一定会更大(这种现象在经济学家那里称为“机会成本”)。“机会成本”使得去做看上去困难的工作感觉起来像是一种损失。

新冠肺炎来势汹汹,荆州,这个距武汉仅240公里的人口往来大市饱受压力。截至2月7日14时,荆州市新冠肺炎确诊数已达885例。

“医院放射科的医生都高兴坏了”,戴医生表示。当天荆州下起了雪,医院的另一位医生则把这次捐赠比作“雪中送炭”。据悉,增加CT设备,能减少患者的筛查等待时间,帮助患者们早确诊早治疗。

360公益基金会将捐赠的CT机送抵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还有其他因素影响着主观价值,比如某人在最近得到或损失了多少钱。这里的关键是客观价值和主观价值之间无法完美地匹配。

已经有各种研究再三显示出,拖延的倾向紧密遵循着延迟折扣的经济学模型。而且,把自己刻画为拖延症患者的人们(在这方面)显示出一种增大了的效果。他们比别的人更大程度地贬抑了提前完成某事的价值。

据悉,这次驰援行动,从了解到医院需求,到火速运送、安装只用了不足三天。360公益基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疫区需求,刻不容缓,我们会第一时间驰援疫区”。这些设备不仅能帮助应对当前的疫情,也可提高当地医疗硬件水平,长期服务民众。

因为人们有着去保持一种正面的自我认知的动机,紧密联系着一个人自我感知或自我形象的那些目标具有更多的价值。

果不其然,一组研究显示人们在令人讨厌的差事上更容易拖延。这些结果表明减少做某项工作的痛苦,比如把一项工作拆解成许多熟悉可胜任的部分,会是一种减少拖延的有效方法。

戴医生(化名)的朋友圈截图

江西省将组建省、市、县三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医疗救治专家组,涵盖呼吸、重症、传染病、急诊、影像、临床检验、院感等专业专家,切实加强对各地各医院、尤其是重症病例的医疗救治和指导工作。

举例来说,我可以想方设法聚焦在为什么评分就个人而言对我很重要,而不是聚焦在打扫屋子。或者我可以想着打扫实际上会有多让人烦躁,尤其是当和一个学步幼儿共享房子。

当我们写道拖延症是我们对事物估值方式产生的副作用,所表达的是任务的完成是动机的产物,而不是能力的。

“延迟折扣”便是造成拖延症的一个因素,因为计划的完成是发生在未来的。完成某件事是一种延迟的奖赏,所以它在当下的价值就被削减了:最后期限离现在越遥远,立刻开始工作的吸引力看上去就越小。

没有什么工作是不费力气的

这种(内在的)思维方式暗示了一种战胜拖延症的简单手法:找个法子,相对于干其他事增加即刻工作的主观价值。你可以增大计划的价值,降低那些让你分心之事的价值,或者双管齐下。

同日,同样是抗疫一线的湖北孝感市中心医院也收到了一台来自360公益基金会和Wargaming 捐赠的CT机。而在此前,黄冈版“小汤山医院”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湖北省荆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季家台分院等医院也收到了相关医疗设备捐赠。

此外,该省将规范设置发热门诊、预检分诊点,切实做好发热病人预检分诊、登记、报告工作,特别要注意询问发热病人有无两周内武汉相关市场流行病学史,要认真做好病例排查工作,及时识别可疑病例。

新近的研究支持了脑力劳动带来的内在耗费很大的看法;因为这个原因,人们通常会选择去做更简单的任务而不是更难的任务。而且,感觉上更困难的工作带来更大的主观上的耗费(尽管这些耗费能够在手头任务带来的体验中得到补偿)。

(译注:道格拉斯•亚当斯((Douglas Adams ,1952 – 2001),创作了《银河系漫游指南》《神秘博士》等)

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与360公益基金会工作人员聊天截图

人们基于时间流逝对钱和其他货品价值贬抑的趋势称为“延迟折扣”。比如一项研究显示,平均来说在3个月后得到100美元的价值和立刻得到83美元是一样的。人们宁可损失17美元也不想在等待几个月后得到一笔数目更大的奖赏。

卫生部门将切实加强发热门诊管理,落实预检分诊要求,根据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流行病学特点,做好相关病例的隔离观察和治疗,规范转诊,做到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重点加强医务人员个人防护和患者防护工作,严防出现院内聚集性病例。

也是缘于此,汉克斯也写道,拖延症貌似起源于无法“充分认识未来的自我”,换句话说,对自我来说目标是最相关的。

去做某件事这个决定,是被我们在那一刻完成计划的估值

这都是从一个简单的选择开始的,是现在就去完成一个给定的计划还是做点别的事,比如另一个计划,什么好玩的事或者什么也不干。

这是很简单的建议,但遵循这种策略可能会非常困难,主要是因为有太多外力会消减即刻工作的价值。

那么为什么我们会拖延呢?我们是生来就会在某些时候如此行事吗?还是我们处理工作的方式出了问题?

截至目前,360公益基金会已累计筹集资金近一亿元,并全部用于采购紧急医疗物资支援抗疫,目前已有百余批医疗物资发往疫区。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