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北疆大学生“抗疫”记贡献美好的青春岁月

(抗击新冠肺炎)中国北疆大学生“抗疫”记:贡献美好的青春岁月

中新网呼和浩特3月8日电 题:中国北疆大学生“抗疫”记:贡献美好的青春岁月

老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剧中沈小姐、芭比和小梅三个女人都有点神经质,又都有那么点不被需要的孤独,所以她们才应男主赵青胜之邀前来幽会。这部戏中,左小青和李金铭都选择了与自己以往塑造的艺术形象形成巨大反差的角色。

梁艳荣是包头医学院的学生,当得知防控一线急需医学专业人员后,她主动申请,自愿奔赴呼和浩特市回民区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参加密切接触集中隔离人员保障工作。

“虽然每天很累,但是每当有居民感谢我们,哪怕只是对我们点点 头,一天的劳累都消除了。”杜佳莉说。

木卡代斯·艾乃斯还担负起监督居民佩戴口罩,提醒居民不走亲访友、不组织聚集活动的任务。她说:“在抗击疫情的关键时刻,我要像父母一样,尽自己的微薄之力践行一名大学生的责任与担当。”

“我们每天电话询问隔离人员情况、登记来访人员、提供一日三餐送餐服务,并进入隔离区对隔离人员居住的客房进行清理整洁。”梁艳荣说。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在祖国北疆内蒙古,不同年龄、不同职业的草原儿女筑起了“铜墙铁壁”,守护着118.3万平方公里土地的安宁。

图为22岁大学生冯涛冒雪为进出居民测体温。集宁区团委供图 

图为大学生杜佳莉在小区门口值守。集宁区团委供图 

李金铭(左)和高亚麟(右)对戏 主办方供图 

木卡代斯·艾乃斯是锡林郭勒职业学院医学院的学生,家住新疆鄯善县。母亲是医生,父亲在政府工作。疫情发生后,作为党员的父母一直奋斗在防控一线。木卡代斯·艾乃斯也自愿当起了社区志愿者,每天挨家挨户给居民测量体温、送生活用品、药物等。

一向以温顺善良形象示人的左小青在剧中变成了一位美丽风骚而又大胆主动的美少妇沈小姐,她说:“这对我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因为沈小姐是个很开放的女人,经历过太多事情,有些看破红尘的感觉,说话做事特别直接,是一个有些风情又有些知性的现代女性形象。这个角色尺度拿捏太难了!”尽管是第一次演话剧,但是久经沙场的左小青将角色的尺度拿捏很精准很有分寸,一份高冷一份火辣的性格反差竟然不露声色融合在同一个人身上。

《爱情公寓》中古灵精怪、活泼可爱的宅女陈美嘉,在戏中奉献了无数笑料。可是,她的扮演者李金铭此番登上话剧舞台却没了笑模样。《情圣》中的小梅是一位患病数月的抑郁症患者,所以尽管平常嘻嘻哈哈,可只要一进排练场,李金铭就是一脸紧绷,仿佛永远心事重重。她戏称“再这样下去,我怕自己都要抑郁了。”但是她也表示,我们都在很努力去发掘这部戏更多的可能性,希望到演出现场观众能够在戏中找到共鸣。

在乌兰察布市集宁区团委第一次发布招募志愿者时,集宁师范学院的大四学生杜佳莉就报了名。入户排查、发放通行证、发放消毒液、测量体温……每天8个小时的工作让杜佳莉忙得不可开交,但她却乐此不疲。

对高亚麟的另一个考验就是,整场戏两个小时除了中场休息十五分钟他几乎不下台,这让他刚刚旧伤复发的老腰也着实难受。高亚麟自然自如的表演可圈可点,他把一位自认为窝窝囊囊过了十几年婚姻生活的中年男人塑造的惟妙惟肖,试图寻找婚外刺激内心又有着掩饰不住的胆小与怯懦。事实上,寻找刺激并不是这部戏的爆点,用高亚麟的话说,“我们试图在这部戏里探讨,给予一方是如何让对方感受他是被需要的。”

在抗击疫情战场上,活跃着这样一群年轻人,他们有的进驻隔离点,有的加入基层社区,有的捐款捐物……他们在疫情防控中充当“战斗员”“宣传员”“保障员”角色。

图为湖北返乡的大学毕业生张炜(左二)参加疫情防控。受访者供图 

“虽然很辛苦、很难受,但看到一波又一波隔离人员带着笑容离开这里,我就忘记了苦与累。”大学生梁艳荣如是说。

在话剧《情圣》中领衔主演兼制作人的高亚麟 主办方供图 

对于“疯丫头”芭比,青年演员刘思言可谓是本色出演。在三个女性角色里,她饰演的芭比年龄最小,是一位有点疯疯癫癫缺心眼儿的小演员,她把演情景喜剧的那身功夫全使出来,演得轻松惬意毫不费力。“我希望大家看完戏之后探讨一个话题,这是不是你所想要的东西?”刘思言表示,《情圣》绝不是一个看完了三个奇葩女人的经历之后令人一笑了之的婚外情故事。

“作为一名新时代的大学生,我的身份不允许我待在家中,在疫情危急时刻,我有责任、有义务冲在防疫的第一线。”杜佳莉说出了所有大学生的心声。(完)

梁艳荣每天早上8点开始工作,一直到深夜才能休息。集中隔离点是相对危险的一线工作环境,每日她都浸泡在被酒精湿透的衣服里。

马宏方是内蒙古农业大学的学生,同时也是一名退役军人。疫情暴发后,马宏方响应社区号召,投身志愿工作中,成为了一名防疫志愿服务者,主动承担起社区居民日常所需的服务工作。

影视剧可以笑场NG,但是戏剧舞台上却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停顿和重来。《情圣》中的四位演员都是影视剧中的老演员,此番他们爆棚的演技在话剧舞台上得到了释放。主演兼制作人高亚麟说:“一句话,干什么就得吆喝什么,说一千道一万,最终还得是拿作品说事儿,这只有在舞台上才可以锻炼出来。”(完)

了解到防疫物资紧缺后,马宏方拿出部分奖学金捐给红十字会。“虽然脱下了军装,但是换个战场,还能继续履行志愿服务。”马宏方说。

防疫宣传、社区值班、运送物资……截止到目前,呼伦贝尔学院已有428名大学生参与到疫情防控志愿服务中,他们中有共青团员、中共党员、退役军人,服务地点覆盖内蒙古12个盟市和黑龙江、山西、青海、山东、河北等地。

这部戏对于“老高”而言,可谓一个不小的考验。台词量大到惊人,让自称“已经老了”的他感到有些力不从心。好在作为从小到大都长在舞台上的戏骨,入戏之后这些挑战都不在话下。特别是第一幕和左小青的对手戏中,一段两页半纸的台词五六分钟的独白“嘡嘡嘡”说下来,不撒汤不漏水像极了相声中的贯口,显示着这位老戏骨深厚的舞台功力。

You may also like...